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极致华米驶向蓝海征程

极致华米驶向蓝海征程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1-07-21 / 点击:

  作为当地的创业地标之一,中安创谷全球路演中心广场竖起了华米科技2021年NextBeat技术大会的巨型会标。

  与往届发布会颇有不同的是,这一次,戴着洁白手套的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一开场便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块闪闪亮亮的圆盘,让大家猜“这是什么?”

  这是一块晶圆,它的上面密密麻麻刻了4000多颗华米的黄山2号芯片。

  直到发布会进行到一个小时之后,人们才恍然大悟。开场亮相的那块晶圆背后所蕴含的深意,绝非仅仅涵盖了一块智能手表、一只智能手环……

  “我想先跟大家聊一聊,我们为什么要做芯片。”黄汪说。

  从2014年到2021年,华米科技用了近八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小米手环第一代亮相到华米Amzfit、Zepp智能手表位列全球前四这一征程。

  不过,黄汪发现,随着可穿戴产品要担当的健康监测任务越来越重,从最初的计步,到后来的心率、www.159345.com,血氧、睡眠、OSA(睡眠呼吸暂停)等,智能手环、智能手表耗电量越来越高。但是,市场上的通用芯片没有能在实现这么多健康监测功能的同时,还可以保持很长的续航时间……

  “今天的华米如果要打造极致的用户体验,就必须自己下场去整合硬件、软件和算法。硬件的极致是打造自己的芯片,软件的极致是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算法的极致是自己来做人工智能的整套算法。这样才能获得功能很多、性能很好、续航很长、成本很低、极致体验的极致产品。”黄汪说。

  从商业价值角度而言,华米借助每年推出的数千万台智能设备,已经在云端获得大量的健康数据,对用户的认知越来越深,使得自己拥有的人工智能算法越来越精准,形成更高的竞争壁垒。

  “我们究竟要做一颗怎样的芯片,做一套怎样的操作系统,用户究竟需要哪些功能和哪些体验,华米对此的认知超越了其他只做芯片或只做操作系统的友商们,因为我们离用户更近,我们更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黄汪说。

  其实,华米从2015年就开始布局上下游的芯片产业。2018年,华米科技和英特尔、西数一起投资了RISC-V生态里最令人瞩目的公司SiFive,该公司正是由发明RISC-V开源指令集的UCBerkeley师生创办;同时还投资了做出RISC-V生态里第一颗商业化八核处理器的公司GreenWaves。

  2018年9月,华米发布了自主研发的全球智能可穿戴领域里第一颗人工智能芯片——黄山1号。

  2020年6月,华米更新迭代推出性能功耗更加优越的黄山2号。

  在连续推出两代自研可穿戴芯片之后,华米科技此次发布了首款采用双核RISC-V架构的可穿戴人工智能处理器——黄山2S,以实现超强算力与超低功耗之间的完美结合。

  该芯片可进行图形、UI操作等高负载计算,其中大核系统还集成了FPU,支持浮点运算。相比黄山2号,运算效能提升了18%;而运行功耗则降低56%,休眠功耗降低达93%,可24小时处理传感器数据,实现全天候生物数据连续监测,保证了可穿戴设备健康功能的稳定、持续运行。

  这块芯片还集成了一颗2.5DGPU,这使得黄山2S的图形加速性能比上一代提升达67%,可独立高效地处理图形相关指令,让操作系统运行更加流畅。此外,芯片搭载的卷积神经网络加速处理单元,可以迅速识别疾病类型;以房颤为例,其识别速度是纯软件计算的26倍。

  据华米科技联合创始人、硬件技术副总裁赵亚军透露,黄山2S已经在今年3月流片成功,后续将成为第三代Amazfit智能手表的核心芯片之一。

  华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华米科技全球创新中心轮值总裁范美辉表示,截至今天,全球智能可穿戴产品的累计出货量已经超过了8.2亿。但大多产品所搭载的主流操作系统,要么是基于手机系统魔改而来,其繁冗和复杂程度并不适用于需要长时间无感佩戴的智能手表;要么是现成的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更适用于工控设备以及普通IoT物联网产品,用户体验太差,用在可穿戴设备上,有点儿“水土不服”。

  针对上述弊端,华米科技推出了兼具轻盈、流畅、实用三大特性的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OS。

  据范美辉透露,轻盈是这一操作系统的显著特征。ZeppOS系统底层基于FreeRTOS微内核开源代码,与其他通用OS相比占用空间极小,系统包仅55MB,约为苹果watchOS的1/28、AmazfitOS的1/10。从配置较低的单片机到高性能SoC,该系统都能完美兼容,适用于各类型的可穿戴产品。

  “ZeppOS是一款从底层开始打造的专注健康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其开发难度其实不亚于做芯片。”黄汪说。

  ZeppOS的另一大特点是流畅。系统内多数界面帧率可超过60fps,效果顺滑细腻;此外,系统内部还集成了150款表盘,包括了15款酷炫的动态表盘,从整体的视觉动效到代码实现均精心打磨。

  ZeppOS还具有强大的IoT连接和网络功能。可实现智能家居控制、NFC门禁打卡、地铁公交支付等,尤其是健康类设备的连接如血压计血糖仪等,而通过和GoPro合作未来还可实现在手表上控制GoPro运动相机的拍照。同时,系统还支持各类互联网云服务应用,例如网易云音乐、Alexa、悦跑圈等。

  此外,ZeppOS在底层支持4G/5G连接和Wi-Fi连接,还集成了整套TCP/IP网络协议,这意味着在搭载eSIM的智能手表上,可以不通过手机直接连接云端,方便用户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进行呼救。

  对于开发者而言,ZeppOS上还配置了一款友好、易用的手表JS小程序框架——ZeusMini-ProgramFramework,方便开发者以较低门槛开发手表小程序。后续还将开放同样易用的图形化开发环境用于表盘设计,甚至个人用户都可以轻松设计个性表盘。

  同时,华米科技还与合作伙伴奇梦者和云知声一起,深度优化了离线语音,方便用户在手表上使用;除中英文外,系统还支持德语和西班牙语,可以覆盖更多地区的用户。

  此外,ZeppOS还集成了强大的人工智能算法,可以精准地测量心率、血氧等人体生物数据和多种运动指标。加之前述的7x24小时连续健康数据监测、强大的健康设备连接、紧急情况直连云端呼救、友好的第三方健康小程序开发支持等。“ZeppOS已经不仅是一个驱动硬件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更是一个开放的健康管理平台。”范美辉表示。

  “华米OS不但支持自己的黄山2S芯片,也同时会支持第三方芯片,并且非常关注与其他品牌IoT产品之间的互联稳定性。我们生来就很开放,生来就愿意与别人连接。”黄汪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间,华米科技曾宣布以9.5968亿元人民币现金对价收购亿通科技29.99%的已发行股份,黄汪由此成为后者的实控人。

  7月12日,在NextBeat技术大会召开的前一天,亿通科技发布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合肥鲸鱼微电子有限公司获得关联方华米科技的可穿戴芯片和操作系统知识产权授权。此前,鲸鱼微电子已获得华米科技的心率传感器知识产权授权。

  此次大会上,黄汪向笔者表示,在华米将自研芯片与操作系统授权给亿通科技之后,亿通科技将基于此进行更多包括智能家居、智能出行等在内的IoT领域尝试,而华米科技则会专注健康领域,深挖智能可穿戴的健康研究和产品服务。

  在笔者看来,授权鲸鱼微电子,借力发展其他第三方IoT产品应用,是华米在新智能这张大棋盘上深谋远虑下出的一手“小跳”。

  这枚布局IoT的落子,近可呼应,远可开拓,形成一个巧妙的先手。

  根据来自2020年《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的数字,中国高血压病患者多达2.45亿,其中成年人患病率为23.2%,也就是说平均每4个人中就有1人患有高血压。近年来,每年与高血压有关的死亡人数高达200万。

  华米科技成功研发的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搭载该引擎的智能手表,可实现30秒一键测量血压,在无创、无袖带血压测量技术领域跨出了重要一步。

  据华米科技算法技术副总裁、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汪孔桥透露,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正式面世。后续华米科技还将继续推进24小时连续血压监测,实现夜间睡眠监测与被动血压监测的完美结合,并期望通过智能手表的长时间监测,探索出一条筛查隐匿性高血压的新途径。

  除了前面的那手“小跳”,华米的一手进击医疗腹地的“大飞”,让自己的“诗和远方”尽显无遗。

  在压轴环节,黄汪掀开了埋伏舞台一隅的庞然大物之面纱,这是一台便携式MRI(核磁共振设备)。

  截至今天,华米科技一共出货了1亿7千万台健康设备,帮助用户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进行更清晰地监测,但是,黄汪同时发现,除了借助随身穿戴产品实现7×24小时的连续监测之外,用户仍然还缺乏一个更为便捷的对自己全身状况进行检查的设备,于是,黄汪想到了MRI。

  “就像40年前PC进入到千家万户取代IBM大型机的历史一样,我们希望便携式MRI首先走到普通诊所、普通医院门诊,进入乡村医院基层诊所甚至千家万户。那么我们的很多类肿瘤疾病就能被提早发现,并加以及时治疗,这一直都是我们的梦想。”据黄汪透露,为了实现这项技术,华米科技先后在全球投资了Hyperfine和Promaxo两家顶尖的新一代MRI公司,而且专门在国内投资了一个独立团队来贴近中国用户需求。

  传统的大型医用MRI是成本高昂的庞然大物,重量一般高达10-13吨。与之相比,华米推出的这款便携式MRI体型堪称“袖珍”,其高度仅1.5米、占地面积不足2平方米、重量小于0.8吨、平均功耗小于1KW,而且不需要屏蔽房,放到日常普通的比如医生门诊的房间里就可以使用,甚至它还可以跟手术相结合,进行可视化引导。

  更重要的是,相比传统的高磁场MRI,便携式MRI可以在信噪比相差300倍的情况下,实现高质量成像,能够具备体内病变的初步筛查作用。

  “这种小型化、低磁场的核磁共振设备,其实是最近一两年新兴的一套技术,是原来巨头们‘看不见、也看不懂、看不起’的应用技术。”黄汪说。

  与创业初期的比尔盖茨一样,华米投资的这个团队也是在车库里创业的。他们在华米办公大楼负一楼的停车场搭建起一间像车库一样的实验室,就此开始创业。

  实际上,在芯片、操作系统、血压、核磁等一系列技术成果背后,是华米科技多年的长期研发和持续投入。黄汪表示,过去三年里华米用于研发方面的投入,平均每年达到了4.1亿元,去年更高达5.38亿元,相当于一些新兴互联网公司及IoT智能硬件公司的2倍,甚至是3倍。近年来,华米科技已经申请了1000多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接近一半、在美国的核心发明专利申请近100项;目前已授权的,就有550项。

  今年3月,华米将自己的全球英文名字变更为“ZeppHealthCorporation”,黄汪对此曾表示,这次改名可以更清晰地传递华米科技“科技连接健康”的使命。

  本次大会再次以“TheFutureofHealth”作为聚焦主题,彰显了华米对未来健康生态的诸多期许。充分展示完肌肉感的华米科技,早已跃入健康新蓝海。

  黄汪始终记得业内一家基金投资人从投资华米的那一刻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从来就是被巨头吓大的,因为巨头就在你们身边。”黄汪笑称,实际上他们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也是华米为什么最后选择要定位在健康,而且要把这一领域做深做透的原因。

  健康,其实也是人类最底层的需求。黄汪相信,如果华米把健康做深做透、做到极致,一定能够做得更加有价值,产生核心竞争力。届时,华米的APP会安装在所有手机巨头的手机上,不但是用户自己的选择,而是手机厂商们的主动选择。

  “华米与苹果、华为的操作系统有着完全不同的设计理念,我们是通过轻量级、小程序+云服务的理念,专注于健康这个核心价值。我们始终认为健康是智能可穿戴产业的核心价值,它甚至是整个IoT智能硬件产业的核心价值。”黄汪说。

  黄汪表示,华米有着非常出色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这与华米在行业内长期拥有千万量级出货量关系紧密。“做芯片的智能硬件公司和不做芯片的智能硬件公司能力差别实际上非常大,前者所了解到的东西其实更多更深。”

  在黄汪看来,用户需求洞察力是很多业内人士很容易忽视的企业核心竞争力之一。“我们日常更喜欢比较一些硬实力,比如芯片设计能力、操作系统能力、算法能力和供应链交互能力,但这些都只是企业的显性能力。其实,行业竞争的背后往往还有用户需求洞察力这样的重要竞争力影响着竞争格局。”

  与很多纯技术公司喜欢“拿着锤子找钉子”不同,从2014年创业伊始,华米所具备的第一个能力恰恰不是芯片也不是操作系统,甚至也不是算法,而是如何洞察可穿戴设备的用户需求。正是这种核心能力让华米得以以小米手环为起点,占领全球智能手环市场;又相继推出自有品牌Amazfit、Zepp,并一路做到智能手表出货量全球前四的成绩。在这期间,华米还不断加深对芯片等行业的全面布局和持续投入,才有此次NextBeat大会,系统、芯片、血压、核磁四箭齐发的创新成果。

  “提高毛利率与加大技术研发投入之间有着非常美妙的关系。在公司现实运营中,并不是研发投入过多,毛利率就一定会下降。往往因为加大了研发投入,企业在产品性能和算法上实现了技术领先,反而可以实现成本的节省。所以,高技术往往带来高毛利。”黄汪表示,“它是一个非常良性的正向循环,高技术才会带来极致的用户体验,用户才愿意用比较高的溢价购买你的高科技产品;反过来,你的毛利率越高,企业也越方便投入更高的研发费用。这是我们公司的运营哲学。”

  追求极致体验的华米,驶向漫漫蓝海征程。(曾宪勇)



Power by DedeCms